位置:主页 > 申银万国 >

负责公司机构客户和相关业务归口管理等工作

编辑:大魔王 2019-06-18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日前,申万宏源(000166.SZ)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经通过了发行H股股票并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的议案。根据公告,其拟发行的H股股数不超过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20%(超额配售权执行前),并授予簿记管理人不超过上述发行的H股股数15%的超额配售权。募资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公司及子公司增加资本金、补充营运资金,推动境内外相关业务发展。

  至此,申银万国和宏源证券整合上市后又一场资本市场布局拉开帷幕。如果成行,其将成为第12家A+H券商。同时,被市场所关注的“合并后品牌价值重塑”或也迎来新的阶段。

  申万宏源的过去是极其辉煌的,市场上还没有哪一家券商身上能有着像它一样风云际会。从上海金融的意气风发,到“327国债”事件的成王败寇,申万宏源展现了我国证券市场从初创到而后种种跌宕的历史痕迹,和现如今不断冲击更大资本布局的竞争现状。

  1988年,有“证券教父”美誉的管金生筹建了上海第一家专业化证券公司,并取了一个颇有纵横国际之抱负的名字“万国证券”。在彼时银行系统的主流券商中,万国证券更具市场化、创新性,甚至是“做派生猛”。鼎盛时期的万国证券有着现如今券商无法望其项背的数据。及至万国证券因为“327”国债事件与申银证券合并,成为申万宏源里的“申万”,其仍以申银万国的名字在资本市场上叱咤多年。

  在此背景下,当申银万国和宏源证券2013年合并时,市场不无担忧。这桩合并不仅被认为是申银万国受制一参一控长达7年冲击上市未果,且宏源证券债券黑幕、固收大案时的不得已之举,更有直指合并宏源证券是“申万不能承受之重”。

  广发证券分析师李聪就曾提及,“合并过程中的诸多问题以及牌照价值的将是大概率事件,这并不同于产业链上下游互补的收购,而是类似于消灭其中一个竞争对手的收购。”同时,更有市场人士提及,宏源证券原本规模小利润率高,而申万的进入摊薄了它的利润,“随着这两个公司的合并,资产规模不是变成1+1等于2,而是1+1小于2。因为它们重复了很多业务,其利润率也不会像大家想象的持续地爆发。”

  以两者合并后的业绩数据来看,2015年申万宏源净资产收益率(摊薄)高达24.2%,但2016年该数据下降到10.34%,2017年则降至8.33%。考虑到2015年到2016年A股行情的特殊性,类比毗邻上海的华泰证券,可以看出虽然其也出现2016年的下滑,但幅度相对较窄,同时2017年又有所回升。具体而言,华泰证券2015年净资产收益率为13.24%,2016年下滑到7.43%,2017年重回增长达10.62%。同时,追溯宏源证券2011年到2013年的净资产收益率可以看到,其分别为9.07%、5.86%、8.29%,远高于同期其他券商。例如这组数据中,宏源证券分别高于华泰证券(2011年到2013年)4个百分点、1个百分点、2个百分点左右。

  对投资者而言,更为直观的数据是每股收益。在合并前,宏源证券上市以来年据中每股收益最低的时候也未低于0.31元,但合并后,申万宏源除了2015年的大牛市外,2016年到2017年的每股收益分别为0.27元、0.23元。

  在两家券商合并之时,曾有业内提及,国内券商合并多以失败告终,少有1+1大于2的现象,还在于其背后式、垄断性经营的特征,其并购也缺乏市场化的引领,“虽然(申万)借壳上市或能成功,但品牌定位将模糊不清,品牌在国际资本市场做不好或国外投资者难认可,股价表现差强人意。”

  

申银万国

  如今申万宏源赴港上市计划推出,其未来将国际资本市场。此次H股上市,公司是否有望重振品牌价值?对此疑问,《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到申万宏源方面,但截止到发稿,并未得到回应。

  记者注意到,一个比较好的现象是,申万宏源提出2018年以“投资+投行”战略为抓手确保发展再上新台阶后,今年以来其业绩表现确实有所提振,其中自营业务占比持续增加,前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长51%,较上半年同比增长幅度继续扩大,被中银国际分析师王维逸称为“支撑公司业绩的主力军”。而自营能力此前一直是宏源证券的竞争优势。

  在此次H股上市计划公告前不久,申万宏源因为降薪传闻而备受关注。具体来看,其自去年底调整薪酬制度后,绩效工资占全额工资的比例达到20%~50%不等,而近年投行、固收、资管等受政策影响相关员工绩效压力巨大,不少一线投行员工收入降幅达到四成以上。“我们是收入4000的投行”也成为网上调侃的段子。

  事实上,投行一直不是申万宏源的优势业务。虽然在1996年申银证券和万国证券合并后,申银万国占到了巅峰,其净资产、A股交易总额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像今天的中信证券一样,位居榜首。申银证券和万国证券投行竞争力也被保留了下来,贡献了不少国企中并购重组和财务顾问的经典案例。但在此后多年的发展中,其发展重心倾斜。

  在2002年到与宏源证券合并前的十数年间,记者梳理证券业协会公布的年度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前20名情况以及年度证券公司股票及债券承销金额排名情况,发现申银万国承销业务规模大部分时候没有进入券商前20名的榜单(股票及债券承销金额)。由于宏源证券的投行也并非其优势业务。在合并后,中信证券分析师邵子钦曾直言“合并未显著改善投行业务能力”。

  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乃至2018年中报,其证券承销及保荐业务收入分别为21.81亿元、14.66亿元、4.31亿元。曾经不分伯仲的国泰君安(601211.SH)的投资银行业务收入则是31.4亿元、23.24亿元、7.78亿元。

  与此同时,曾经申银万国最为突出的研究所业务也在合并后受到业务整合的影响。在2015年业务整合阶段,曾有曝出其采用了“合并后的薪酬将暂时保持一年‘双轨制’,即申万和宏源各保持原有的薪酬系统”的薪酬制度,并援引一位“原属申万研究所的一位人士”口径提及,“研究所就有不少人跳槽了,具体有多少人我没算过,但一般别的公司这个时间点离职的人是不多的,基本上都会等拿到年终之后再走。”

  不过上述情况是否属实,由于没有得到申万宏源方面的回应而无法。另外,2015年8月申银万国和宏源证券的研究所就进行了合并,彼时原宏源证券研究所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业务和人员开始划转至上海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万研究所”)进行统一管理。申万研究所保持子公司体制,代表整个申万宏源开展和发布证券研究报告业务。宏源研究所的机构业务人员和申万研究所的机构业务人员均划转公司机构事业部,负责公司机构客户和相关业务归口管理等工作。

  其效果如何,难以。不过从基金分仓数据排名可以看到,申万宏源在合并后,其基金分仓实际上出现了下滑,在排位上,甚至被偏安一隅的长江证券后来居上。而反观申万时期,其研究所业务突出,基金分仓排名长期靠前,迄今不少研究机构在A股行业时也多采用申银万国的行业分类规则。但如今,昔日荣光已不复。

  而除了这些,更让人担忧的是,其固收等业务条线近期出现了风险连爆。就在申万宏源提出H股上市计划前夕,申万宏源ABS业务却再度收到警示函。具体来看,11月初上海证监局对申万宏源证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该函指出,申万宏源证券ABS业务在现场检查过程中存在三大问题,分别为多个项目尽职调查不充分、部分项目存续期管理不到位、个别项目未按照计划说明书要求披露季度管理报告等。而在2017年2月,在对申万宏源证券ABS业务进行现场检查后,上海证监局认定,申万宏源证券的个别尽职调查报告存在调查分析前后不一、报告结论缺乏充分支撑等情形,未能全面反映重要债务人偿付能力和资信水平。

  截止到目前,申万宏源多个业务条线或均存在一定压力。其能否靠H股上市计划为业务发展重新一个新的局面,或仍未可知。